(解说词)

 我的家乡,是位于太行山深处、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村——邢台县白岸乡南就水村73年前,我就出生在这里

 如今我的头发全白了,身体也没有从前壮实了。村口那颗核桃树依然那么直立挺拔、郁郁葱葱。

 里的小河,这里的群山,这是我的家乡,我一辈子离开过的地方。

  面:绵绵群山,南就水全貌,村口的小河、任双妮斑白头发特写,村口老核桃树和南就水村碑。

    这里着我的爱,也深藏着我的痛。

 2014年8月17日上午,村里来了通知,说是日本考察团要来,我说说73年前日本兵到我们村杀人的事,我心里咯噔一下,几乎站立不稳

  面:日本考察团从辰光宾馆出来、上车、在高速路上松冈环讲解南就水惨案背景镜头。

是个不堪回首的往事:那年全村被日本兵几乎杀死了一半。那时我7岁,亲眼看到日本兵杀死了我的妈妈和姐姐。日本兵走后,爸爸把我从死人堆里找了回来,死里逃生,是那场大屠杀的唯一幸存者。

画面:历史资料有关日本兵杀人放火的情景,任双妮日常生活、眺望远方。

村支书告诉我这是一个由日本民间友好人士组成的考察团,主要由教师和学生组成,带队的是松冈环女士和崎山升先生。他们来这的目的了解73年前的那个惨案,把抗战时期日本军人在此犯下的滔天罪行调查取证,回国后告诉日本人忘历史,珍爱和平。随着访问团前来的还有河北大学教授、日本侵华史研究专家刘宝辰和邢台市党史研究专家南振国。

画面:车辆行驶、车内全景,车辆进入南就水村场景,还有访问团进村下车镜头,刘宝辰和南振国,南振国、松冈环手持话筒。

73我一天也没有忘记,被日本鬼子挑下山崖前,妈和姐姐凄厉的哭喊73年啦,我的泪早已流干,但日军的残暴行径常常使我在梦中哭喊、胆颤......。

电视里经常看到日本政府歪曲回避侵华历史,我打心眼儿里气愤不过,这次日本人要来了,我要说,我必须要说!我要把当年亲眼看到的都说出来!

画面:采访团到村下车、见面、采访镜头,有关电视新闻日本政府歪曲清华历史视频资料。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我叫任双妮,今年八十那时我才7岁。妈妈领着我跑(躲避)日本。。。。。。我这里还有伤疤,还有枪打的。”

那是73年前的1942年,那年我7岁,正是抗日战争最惨烈的时期。当时八路军生产步枪子弹的兵工厂就设在我们村。

【现场同期声】村民冯海申:“这里就是当年生产子弹的兵工厂”

画面:参观兵工厂旧址。

这年的5月,日本驻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茨指挥日伪军对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野蛮的大扫荡,妄图围歼八路军首脑机关军工后勤基地。南就水兵工厂获得情报后,子里的骨干民兵将工厂设备和子弹,秘密藏到深山沟和山洞5月22日,全村群众扶老携幼疏散到深山老林。5月25日,日军抵达我们村,一无所获便放火烧毁了中的工房和民房。当天下午,日军开始搜山并残忍杀害无辜平民。

画面:日本侵略者扫荡的影视资料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第一天日本鬼子来,那是我7岁,上山爬不动,都是我哥哥、妈妈拉我。把我们赶到沟里、山岩里,用枪打、刺刀扎。白岸一个,长得可傲(漂亮)哩,被三个日本兵强奸,还用石条从屁股后面楔进去,硬给楔死啦----我亲眼看到的

5月26日中午,日伪军再次大举搜山,从三面将我们几十名群众威逼到黑龙背的悬崖边。

画面:扫荡的影视资料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那是我还小,上山上不去,俺妈妈、哥哥拉着我上了山。

村民自卫队为吸引敌人注意力,掩护兵工厂工人转移和埋在地下的制造设备不被敌人发现,首先向敌人开了枪他们在密林中与日伪军周旋,终因寡不敌众,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抓住我的公公为了掩护兵工厂转移,日本人用机枪扫射,当场就被打死了。 我的丈夫每当想起这件事,就会浑身发抖,满腔怒火!

画面:游击队与日军在山林交火视频资料镜头和黑龙背空镜头,任双妮丈夫的视频和照片。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一说起你们日本人我就痛恨得慌。俺娘俺姐姐都是日本人打死的。孩子的爷爷也伤(死)了。我哥哥挂彩,我挂彩。

在黑龙背山上,日军端着刺刀,面对手无寸铁的村民,逼问兵工厂的下落,村民怒目而视,拒不回答。日军拉出10名青壮年逼着带路,遭拒绝后,就扯下他们的衣服蒙住他们的头脸,先用机枪扫射,然后用刺刀一个个将他们挑下悬崖。

画面:黑龙背全景和日军屠杀视频资料

【现场同期声】原村支部副书记冯兴林:“这就是黑龙背,当时的杀人场。老百姓跪在这里,被机枪扫射。没死的被刺刀挑了下去,沟深有100多米。

恼怒成羞的日军又扑向老少妇孺。再次遭拒后,便凶残的对他们下了毒手,多数人被刺刀穿透胸膛后再连刺数刀,最后挑下悬崖

画面:日军屠杀老少妇孺的影像资料。杀人场空镜头。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当时7岁,亲眼看到母亲和姐姐中枪后被挑下悬崖。肚子上被刺一刀,右大腿被打中一枪,挑下悬崖,就摔在母亲和姐姐的身上。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先把俺妈打死,然后用枪杆划拉下去,然后是俺姐姐,打了一枪,用刺刀挑出去了。再一个就是我,我们当时是在一块守着的。吓得不敢吭。--挑下去后,我和妈妈姐姐隔得不远。没死,也不敢吭。日本兵4-5点钟走的。晚上9点,来了两个日本兵来复查,用枪撴撴这个撴撴那个,看看死了没有。我在妈妈身边躺着,不敢动,不敢吭。后来,晚上,俺爹用被子把我卷着,抱下了山。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看看,都看看,我这里还有伤疤,还有枪打的。这是你们日本人的劲儿。 

画面:任双妮展示腹部和大腿上的伤疤。

残暴的日军还用刺刀揭开一个两岁孩子的脑壳,最后孩子惨死在母亲的怀抱。

有一个三岁的男孩,被日军挑开腹腔,肠子流了出来。孩子忍痛挣扎着用手将肠子三次塞进肚里,最后硬是疼死。

画面:日军屠杀百姓的影视资料

【现场同期声】原村支部副书记冯兴林:3月28日上山前的画面:“”

日本兵枪杀村民的那座山黑龙背,至今村民们还把下面的那条沟杀人场。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日本兵在街上喊着口号:杀光,烧光,鸡狗不留。房子都烧了。

当时,南就水村总共31户人家125口人,“扫荡”中,全村遇难的有15户,共46人,其中3户被杀绝。真是家家披麻戴孝,户户哭声连天啊。由于杀人的地方是在村南的黑龙背山现在孩子们读的课本书上叫“黑龙背惨案”。 

画面:放火烧房子的影视资料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我怎能不恨日本呢?要说日本长短,我只想去到他跟前说说(面对面评评理),我也不怕死啦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我痛恨日本人。日本这人呀太狠,不是人。你们日本人太狠啦,咋恁狠啊?”  

【现场同期声】松冈环“我研究惨案的,所以一定回去告诉日本的老百姓。”

【现场同期声】任双妮:“让他们理解这个意思,中国人可是背屈啊。”

【现场同期声】松冈环“知道、知道、知道。我们反对安倍,很多日本人反对安倍。”

【现场同期声】松冈环“我们是日本的良心,我们尊重历史,把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没有的东西,将来整理成书,告诉更多的日本百姓。    

这次日本来了两个考察团,共有十五人组成。

松冈环女士今年67岁,是日本铭心会会长。原是大阪府松原市一名小学历史教师。她不满日本政府配发的历史教材,自1988年始,85次来华调查,了解真相。1990年,发起“铭心会南京”市民活动,每年在8月 15日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与和平集会,并到各地寻找当年被日军残害的中国人的幸存者,用收集到的第一手资料或制成纪录片或撰写成书,在日本传播,唤醒日本人的良知使年青一代了解历史,珍惜和平。当然也遭到了日本国内极右势力的多次阻挠和攻击。今年是松冈环女士率领的铭心会第29次来华考察,也是第二次到邢台南就水村

画面:松冈环个人的影视资料介绍和来中国南京访问视频及来南就水村视频

【采访同期声】贾国强:听说三月份的时候你来过邢台,并且对南就水惨案实地进行走访考察,这次你又率领代表团前来,是基于什么考虑呢?

宾馆同期声】松冈环“我已来中国85次,主要是了解侵华历史,并将研究成果告诉日本人。再一个就是探访幸存者,了解其苦痛,编成书,通过各种方式告诉日本人。我之所以带队来了29次,是因为有些日本人不承认这段历史,在日本传播正确的历史观有困难。虽然来了29次,但还未完成任务,还要再来。

现场同期声】松冈环:“我这次带市民团队和学生来,就是让年轻人了解惨案的痛苦,理解战争的可怕性,不让战争再次发生。”

崎山升先生是长崎日中友好希望之翼考察团长,是他第十二次团来华考察

画面:一崎山升照片文字资料介绍。

现场同期声】崎山升“目前,在日本有一种思想,日本不是侵略,并且已根植到广大民众心中。”

“安倍政府否定南京大屠杀事件和慰安妇问题。在日本有一种否定这段侵略历史的潮流。在日本,特别是教育这一块,没有传播真正历史的环境。作为民间组织,我们积极吸收年轻人参加,使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

“长崎是二战中原子弹袭击的第二座城市,我们也是受害者。我们要齐心协力反对战争。不仅不战争而且不允许再战争,不允许日本政府发动战争。”

“从2002年开始,我们每年都带年轻学生来访问。目的是到实地听取证言,到惨案发生地去感受去思考。”

日本长崎是二战中的受害地。1945年8月9日,美国在长崎投下了第二颗原子弹,造成了七万人死亡。长崎人民对战争带来的伤害,同样刻骨铭心。

画面:美军原子弹轰炸日本爆炸照片、影像资料。

中川春香来自日本长崎,曾在中国留学,今30多岁。这是她第一次接触到发生在邢台的惨案。

【现场同期中川春香我见到了见证人,心里很难过。我注意到,日本的历史教育有很多矛盾。我们的书上,讲受害得多,讲加害中国和外国的不多。我知道日本军人很残酷,没想到这么残酷。我学的和被害人讲的有很大差距,没想到这么残酷回去后,要把这段历史转达给更多的人。

来自日本长崎的岩崎航,是一名大学生,也是这次访华团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今年23岁。

【现场同期】岩崎航(日本长崎私立大学学生):“听了证言,非常有意义。更深刻认识到日本作为加害者的责任。回去后,要把这段历史和感受转达给更多的朋友。日本的教科书这段历史讲得比较粗略概括,我们要有这种意识,可以通过互联网学到这段真正的历史,否则很难学到很详细的历史。”

陪同这次考察的河北大学教授刘宝辰,是国内著名的日军侵华史研究专家。他多次到日本访问、考察,并接待了很多日本来华考察团。

【现场同期声】刘宝辰(河北大学教授)“这是日本民间组织的自费来中国的访问,意义很大。我认为有这么几点:第一点,对日本右翼人士是非常有力的打击。因为日本右翼势力不承认对中国的侵略,这些民间组织来这里亲自采访真人真事,来说明这个问题;第二点,日本很多老百姓不了解当年对中国所造成的伤害和损失。通过他们的采访和宣传,可以让更多的日本民众了解这个真正的历史;第三点,从时间段上来说,他们来的是非常及时的,如果再晚来几年,见证人就更少了。他们的及时到来,有利于保留真正的历史。最后一点,他们这次活动,不仅是对中日历史的一个记载,更重要的是,对推动民间友好,对促进中日两国政府之间的友好,是有一定的好处的。”

考察团的来意是诚恳的,求证求言的态度是严谨的,除了对幸存者的证言证词全程录音录像外,每个成员都精心记录,有的还画下叙述者的肖像速写。

画面:采访的现场场景、日本学生画采访对象素描肖像。

这是一群热爱和平的日本人,和73年前那群凶神恶煞的日本人不一样。

我们山里人的胸怀是善良朴实的,村里准备了过才舍得吃的大锅菜来招待日本客人,并煮了一大锅香喷喷的玉米棒子雪白的馒头,香味扑鼻的大锅菜似乎很和日本客人的口味,看着他们熟练地使着筷子,大口吃着我在想,中日两国一衣带水,相同的皮肤,一样的头发,本该像邻居一样好好相处,为什么刚刚过去几十年,日本的一些人就忘了呢黑龙背下那些被残杀的亡灵,何时才能安顿下来呢

画面:中午吃大锅菜情景,啃棒子、吃饭。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3月28日邢台市的人,来我们村找我了解当年的情况,说是把过去的事拍成电视片,使更多的人了解日本人在侵华战争中所犯下的罪恶,让后人铭记历史,珍惜和平!

画面:任双妮日常生活刷锅、抱柴火、剪裁衣服镜头。

【同期声】村支书李全的:日本侵略者在我们村犯下的罪行,我们没有忘记,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们准备立纪念碑、建纪念馆,让子子孙孙永远牢记这段血泪史。

【课堂同期声】孙老师:1942年发生在南就水村的惨案,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课堂同期声】全体同学:“牢记历史,勇于担当”

73年啦,那时的母亲还很年轻,姐姐才13岁。

妈妈和姐姐就埋在头,每年的清明,我都会到她们的坟和她们说说话。

  面:任双妮手拿烧纸去坟地、站在坟前默默诉说、祈祷。

娘,姐姐,你们走后第二年,哥哥就参加了八路军,哥哥临走时对我们说:日本鬼子杀死了妈妈和妹妹,我一定要报。后来八路军用咱村生产的子弹狠狠地打击了日本鬼子,三年后把日本兵赶出了中国,咱们打赢啦

这些年,党的政策好,咱村的老百姓都过上了好日子,你们要是活着该有多好啊!我喜欢现在的和平、安定的好日子,不希望历史再度重演,希望中日友好!   

画面:农村电视、冰箱及整齐房屋镜头。           

娘、姐姐,以后会常来看您的。

  面:任双妮一步一回头、最后站稳、凝视前方。

伤亡人员名单:

甄二蛋 男  2岁 南就水村人 

冯立全 男 50岁 南就水村人

黄玖娥 女 48岁 南就水村人

冯程小 男 60岁 南就水村人

王陈富 男 40岁 南就水村人

孙立祥 男 38岁 南就水村人

张云儿 女 25岁 南就水村人

赵风林 男 2岁 南就水村人

胡老明 男 70岁 南就水村人

郑九银 男 63岁 南就水村人

赵小黑 男 58岁 南就水村人

王平贵 男 48岁 南就水村人

甄福来 男 65岁 南就水村人

甄计来 男 60岁 南就水村人

张狗小 男 67岁 南就水村人

李来小 男 75岁 南就水村人

孙广义 男 40岁 南就水村人

孙白毛 男 15岁 南就水村人

宋景秀 女 38岁 南就水村人

孙老大 男 13岁 南就水村人

孙老二 男 12岁 南就水村人

孙来妮 女 8岁 南就水村人

甄修兴 男 50岁 南就水村人

黄玖银 女 48岁 南就水村人

杨彭新 女 20岁 南就水村人

甄来小 男 22岁 南就水村人

甄二小 男 15岁 南就水村人

甄顺小 男 10岁 南就水村人

安明妮 女 50岁 南就水村人

任来妮 女 8岁 南就水村人

王计生 男 50岁 南就水村人

胡玉小 男 68岁 南就水村人

胡小黑 男 36岁 南就水村人

郑爱妮 女 34岁 南就水村人

胡爱生 男  5岁 南就水村人

范英利  男 64岁 南就水村人

孙优锁 男 南就水村人

孙金锁 男 南就水村人

甄修喘 男 南就水村人

李来小 男 南就水村人

孙广义 男 南就水村人

宋巧儿 男 就水村人

冯生之 男 南就水村人

 

 

             

 

 


百岁将军忆抗战——访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向守志将军

上一篇

下一篇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